和兩萬顆海星生活在自己的黃金時代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10月18日 07:09

游玩

三秋樹

27歲之前,他是華爾街投行的金領精英,人生終極夢想是在瑞士有一間林中小屋。27歲之后,他成為兩萬多名中國艾滋孤兒的爸爸……

從華爾街到艾滋村

杜聰出生在香港,初中畢業后全家移民去了美國。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讀完本科,1991年在哈佛東亞研究院拿到碩士學位后,杜聰在華爾街一家投資銀行工作。1995年,他被瑞士一家銀行派駐香港,位居聯席董事。兩年半后,他擔任法國巴黎銀行總部的副總裁,他的畫像就懸掛在銀行大堂里——春風得意,前途無量。

因為銀行的融資項目常涉及到高速公路和發電廠等大型工程,杜聰常去中國內地偏遠的地方考察。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,中國人對艾滋病了解不多。杜聰遇到過一對感染艾滋病前來北京求醫的父子,并從他們那里得知,在他們村子里,還有很多感染者。他們中的大多數是因為賣血而被感染。

1992年,杜聰去了河南上蔡縣文樓村,人稱“艾滋病村”。第一次到農村做家訪時,敲一戶人家的門,很久都沒有人出來。這時,隔壁的鄰居說:“回來了,回來了?!倍怕斶h遠地看到一個很瘦的小男孩,推著一輛木頭車,車上坐著一個骨瘦如柴的男人。村民告訴杜聰,車上的人是孩子的爸爸,感染了艾滋病,妻子跑了,每天就由這個不到8歲的孩子照顧他。男孩吃力地推著木車,杜聰問他:“推著爸爸去了哪里?”男孩說:“今天天氣好,帶他出來透透氣?!倍怕數难蹨I奪眶而出。

那天,杜聰跑了十個村莊。在那里,每十個成人中約有四至六人感染了艾滋病。一樣陰暗破陋的屋子,一樣躺在床上年輕而奄奄一息的生命,一樣的皰疹、痔瘡、腹瀉及發燒,一樣的缺乏藥物,一樣的死亡。還有面臨絕望、束手無策時的自殺——正值盛夏,杜聰卻為眼前所見,一次又一次的不寒而栗。

令杜聰印象深刻的還有一個小男孩,功課很好,人很文靜。父親感染了艾滋病,母親改嫁了。他站在村口,望著母親遠去的背影,默不作聲。那一刻,杜聰突然有一種恍惚,在和這個男孩差不多大的年紀,母親因為別的原因也是這樣帶著妹妹離開了家,父母從此分開。

在杜聰探訪的近百戶被艾滋病摧毀的家庭里,沒有母親的孩子往往比沒有父親的狀況更糟。然而在這些孩子身上,沒有抱怨,只有默默的承受。他們低著頭,用細細的腿腳站立于這個世界,面對這份與生俱來的災難。

那天下午四點,杜聰和陪他進村的當地人已無法繼續探訪,五個男人對著村旁的一塊玉米地,哭了很久。

離開農村前的那個晚上,杜聰失眠了。他倚在窗旁,凝望仲夏夜空的點點繁星,被一種巨大的情緒攫住了。這傷病的村落,艾滋孤兒空洞的眼神,把他的心團團圍住。他以一個金融家的理性告訴自己:我人生的那個拐點出現了。

回到巴黎,杜聰辭職了。他成立了智行基金會,把自己的命運跟艾滋孤兒的命運放在了一處。

兩萬顆海星的幸福

2002年,智行基金資助了127名艾滋孤兒,讓他們可以接受教育??尚乃祭w細的杜聰去一次農村,“頭發就會白上幾根”。在那樣的苦難面前,他的付出時常令他覺得杯水車薪。

當杜聰剛剛走進一戶人家,孩子的母親便哭著過來,苦苦哀求“救救我的兒子吧”。孩子的爸爸早已因艾滋病去世了,地上,有個也患艾滋病的8歲男孩,只剩下一副骨架。他用大得嚇人的眼睛盯著杜聰,仿佛有千言萬語要說。杜聰別過頭,指著一旁的女孩,對孩子的母親說:“也許,我沒有能力為你的兒子做什么,但我要確保你的女兒能有讀書的機會?!?/p>

杜聰救助的一個艾滋孤兒,全家人為了治病以制造鞭炮賺錢,卻都死于鞭炮爆炸??蔀榱速嶅X,這個14歲的男孩居然也開始以制造鞭炮為生。杜聰前腳將其送進學校,孩子后腳便逃學回家繼續從事這危險的行業。病床上的母親,瘦得肋骨凸出,眼窩深陷。去世前兩三天,她雙眼亮亮地盯著杜聰,求他照顧好自己的孩子??珊⒆訁s因偷盜而鋃鐺入獄。在獄中,孩子給杜聰寫信,字跡歪歪扭扭:“本來我剛入獄時想跟您聯系,但是我沒臉,是我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……自從母親去世之后,我就徹底地變了。我恨,我恨所有的一切,我不愿母親離開我,我想把她留住?!?/p>

當杜聰越來越了解這些孩子背負的壓力時,他覺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,一度,他甚至陷入一種自我懷疑的崩潰之中。白天,他以慈父的形象出現在孩子面前,可夜里,他常常失聲痛哭,為那些苦難深重的孩子。

一位朋友對杜聰說,智行基金資助的孩子都是“小海星”——海灘上擱淺了數不清的海星,盡管無法一一拋回大海,但每救一個,對被救的那只海星來說,都是有意義的。這才讓杜聰漸漸從自我懷疑中走出。

除了關心孩子們的成績,杜聰更關注他們心靈的成長。他發起了藝術療傷項目,通過畫畫、歌舞等方式幫助孩子消化悲傷。有孩子畫了陽光下五顏六色的墳頭,墓碑上寫著爸爸、爺爺、大伯;有孩子畫了《我的小伙伴》,是七頭豬和兩只小貓,“平時沒有人和我玩,我就和它們說話”。

令杜聰印象深刻的是,一名學前班的小女孩畫的連環畫。畫上,她對躺在病床上的媽媽說:“媽媽,不如你賣了我吧,那就有錢買藥來治你的病了?!本o接著的另一幅畫中,她說:“媽媽,不要緊的,等我長大以后我會回來找你的?!边@讓杜聰潸然淚下。

艾滋病帶走了他們的親人,但沒有帶走他們對世界的好奇。支教的工作人員說,上課時講到動物,孩子們眼睛瞪得大大的,問北京來的老師,“動物園里有駱駝嗎?”老師說“有”,孩子們“哇”一聲驚呼。然后又問,“有長頸鹿嗎?”得到肯定答復后又驚喜地“哇”。一連問到了十幾種動物。

從2005年開始,智行基金每年組織夏令營。在杜聰和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這些農村艾滋病家庭的孩子,有機會來到北京、上海和香港,參觀企業、學校、博物館。第一次出遠門,喝咖啡,吃意大利面,第一次在五星級大酒店喝下午茶?!敖o這些孩子看富人的生活不一定是壞事?!倍怕斦f,“讓他們知道有人是這樣生活的,然后告訴他們,要過這樣的好日子,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奮斗,給孩子們樹立奮斗的目標?!?/p>

在現實中,人們對艾滋病的歧視依然存在。參加夏令營的孩子曾遭到工作人員的白眼,一家餐廳的老板直接拒絕他們用餐。

杜聰覺得,某種程度上,他能夠理解這些孩子的感受。二十多年前移民到美國時,讀中學的杜聰也曾被排斥,早年間父母離異讓他覺得孤立無援。正因如此,杜聰想做的,不僅僅是呼吁社會消除歧視,更重要的,是讓孩子們學會不被別人的歧視傷害,他希望他的小海星們可以像天上的星辰一般自信淡定。

活在自己的黃金時代

截止到2016年7月,杜聰的智行基金會一共資助了兩萬多名孩子,僅2016年,就有四百多人考上了大學,其中有不少考過了一本線。有從交通大學畢業的、北京大學畢業的,還有的去了美國念書。大多數孩子畢業后,都自愿回到基金會,以過來人的身份繼續為艾滋家庭服務。有很多孩子很優秀,但不適應上學讀書,基金會就資助他們去技校學習手藝,培養了很多面包師。

杜聰是這兩萬多名孩子的“爸爸”,除了工作,其他時間都在跟孩子們在微博、QQ、上互動,給他們推薦工作機會,分享戀愛經驗。杜聰自己沒有孩子,可這兩萬多名孩子讓他完全地體驗到了一個父親的痛與快樂。這愛,太深刻。

這些年,杜聰已經記不得自己多少次作為家長出席孩子們的婚禮。每一次,都是一場淚的洗禮。孩子們緊緊拉著他的手,深深向他鞠躬,帶著他們的愛人一起喊他“爸爸”。每當這一刻,杜聰都無法控制眼淚。他一次又一次地祝福孩子們,又一次又一次地在內心心疼他們:要是他們的親生父母還在,那該多好。

曾經,這位投行副總裁的夢想是,退休后在瑞士林間買一棟小木屋,安靜地享受生活。而今,他希望自己的公益理念廣泛傳播,讓公益通過一個環保袋、一個面包,進入人們的生活。而后者的吸引力早已覆蓋了他的山居之夢。

杜聰在微博上轉發香港導演許鞍華的一句話,向所有人發問:“你所處的時代,有什么特別看不順眼的,你去盡力把它改變,那也就接近黃金時代了。你活在你的黃金時代嗎?”杜聰以實際行動,踐行著他的黃金時代目標。

(編輯 張秀格[email protected]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