帶刺的胸珠,伴她終生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10月15日 12:05

游玩

潘彩霞

兩枝刺梅,攪亂了她的心

1938年春天,仿佛一夜之間,蘭州街頭便已千樹放綠,百花爭艷,猶如穿城而過的黃河水,奔騰又熱烈。一切都變得生機勃勃,蓄勢待發的,除了草木,還有愛情。

王德芬沒有想到,她與蕭軍竟然會再次相逢。

抗戰全面爆發后,作為大后方的蘭州吸引了大批文化名人,曾任榆中縣縣長的王蓬秋積極主張抗日,一封信便把在外讀書的三個兒女召喚回來。那時,王德芬正在蘇州美專就讀,哥哥王德彰從南京回來了,大姐王德謙也從上?;貋砹?,與她同來的,還有青年作家吳渤。

國難當頭,王德芬熱血沸騰。19歲的她和哥哥姐姐一起去學校擔任義務教師,教學生唱抗日救亡歌曲。有美術專長的她還承擔了辦壁報的任務,她的漫畫把日本侵略軍燒殺搶掠、殘忍暴戾的野蠻行徑揭露得淋漓盡致。

在吳渤幫助下,他們組建了“王氏兄妹劇團”,經常進行抗日救國演出。小話劇《放下你的鞭子》在甘肅民眾教育館禮堂上演后,蘭州各界為之震動,王德芬扮演的“香姐”給蘭州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一個清晨,炭市街49號院里走進兩個風塵仆仆的男青年,他們是應吳渤之邀,來蘭州參加抗日宣傳工作的?!皡窍壬谶@兒住嗎?這兒有姓吳的嗎?”聽到喊聲的王德芬打開了門,穿深紅色皮大衣的那位,她見過,是蕭軍。

一年前,在上海讀書的姐姐帶王德芬去拜訪許廣平。上了電車后,姐姐悄悄對她說:“你看那個人,就是《八月的鄉村》的作者蕭軍?!蹦菚r,在魯迅的提攜下,被稱“二蕭”的蕭軍和蕭紅風頭正勁,不僅作品享譽文壇,這對患難夫妻的經歷也備受矚目。

“上身穿白色短袖針織網球衫,下身是白色西式長褲,腳穿一雙尖頭皮鞋,他一條腿架在另一條腿上,正聚精會神地看報紙?!眱H僅一面,“像個游泳健將”的蕭軍留給王德芬一個態度冷漠、略顯高傲的“不好”印象。

面前的蕭軍,與之前的孤傲不同,經過長途跋涉,看上去疲憊憔悴。他剛剛和共同生活了六年的蕭紅分手,曾經令人羨慕的革命伴侶已經分道揚鑣。王德芬為他惋惜,莫名的,還有點心疼。

與蕭軍同行的,是戲劇家塞克,他們暫住在王德芬家。第二天,蕭軍突然送給王德芬一個雅致的花瓶,瓶頸上纏繞著幾道鮮艷的朱紅色串珠,瓶內插著一長一短兩枝刺梅。

“四五月份正是刺梅、芍藥、丁香、牡丹盛開的季節,蘭州街上賣各種花的很多,蕭軍真是一個有心人,他怎么知道我愛花呢?”很多年后,已是耄耋老人的王德芬回憶起這一幕,仍然那么感動。紅寶石一樣鮮艷的刺梅像一顆火熱的心,又像投進心湖的一粒石子,王德芬不由心生歡喜,矜持的少女之心被攪亂了。

為了他,她賭上了一生

朝夕相處中,王德芬的純潔和爛漫吸引了蕭軍,與性格憂郁、只想安靜寫作的蕭紅相比,她富有朝氣,充滿活力,對抗日的熱情與蕭軍這個血氣方剛的漢子不謀而同。

來到蘭州的第五天,性情奔放的蕭軍便約王德芬散步,她欣然應約。走在黃河岸邊,他興致勃勃地講他的傳奇經歷和見聞,她饒有興味地聽著,不時偷偷打量他一下。幾天的接觸,在她的眼中,蕭軍“熱誠、真摯、善良、敦厚、開朗、豪爽、朝氣蓬勃、幽默風趣”,既是進步作家,又是魯迅先生的學生,有才華有血性。這對一個情竇初開的文藝少女,無疑是最具誘惑力的。

她僅僅是崇拜他,而他已經戀著她了,孩子般的天真、清澈透明的眼眸令他不能自已,盡管真正認識還不到一周。他常常約她一起散步,在沙灘上撿石子,唱歌,看古老的水車。一次到中山林游玩時,大庭廣眾之下,無法克制的蕭軍忍不住熱烈地擁抱著王德芬親吻起來。他鄭重地提出,希望她能跟他一起去武漢。

太熱烈、太迅速的愛,令人卻步。這個成熟男人的表白讓毫無戀愛經驗的王德芬慌亂了。當晚,她把這件事寫進了日記,并給他寫信:“你使我多么受驚了哦!沒出息的!你怎么就不能扼制著自己的熱情呢?”她冷靜地審視自己,“我并不愛你,只是很喜歡你?!彼咔?、不安,甚至有點恐慌地說,“希望你不至于拿我尋開心?!?/p>

同一個夜晚,另一個房間的蕭軍也提筆寫下了給王德芬的第一封情書:“我們是戀愛著了!至少是我自己,雖然我曾一千遍約束著自己,但今天我終于吻了你,我的孩子!我是那樣的躊躇和不安??!”信末,他也設想了最壞的結果,“也許這又是一個悲劇的收場?我不想想它,反正對我全是一樣的——多添一顆胸珠而已?!甭淇钍恰澳愕男∩底印?。

蕭軍像個火球,熾熱地燃燒著,在他強烈而熱情的追求下,王德芬動心了。父母發現了她的日記,父親對蕭軍下了“逐客令”,他的桀驁不馴、用情不專,他們早有耳聞,何況他還比女兒大12歲。

在王德謙的幫助下,蕭軍另找了住處,王德芬也被父母關在家里,“蕭軍一天不離去,你一天不許出門!”

然而蕭軍展開了更猛烈的攻勢,日日寫信給她,有時甚至一日兩封、三封,“只要我一接近你,就感到一種眼睛看不見的溫柔包圍了我,真的會變成一個孩子了,像一只羔羊似的伏貼在你的懷中,任著你撫摸吧,我會在這撫摸中睡得香甜而美麗!愛的!”信通過同情他們的姐姐傳遞,滾燙的話語令王德芬無法抵擋,她也每天給他回信,傾訴思念、痛苦和內心的矛盾。

短短一個月,蕭軍寫下了38封情書。隨著他狂熱的愛在筆端傾泄,王德芬做了最后的決定,“只要和他在一起,我什么也不怕,我相信自己什么樣的生活都能過,我一定能夠和他同甘苦共患難!伴他以終生!”

得到肯定答復的蕭軍開始和王德芬的父親談判,在信中,他語氣強硬、斬釘截鐵,“我只屈服于‘真理,卻不能對‘暴力低一低頭的”;“德芬已經是我的,我也是德芬的,即使刀放在脖子上也要愛到底”。

經過他們“頑強地、不懈地努力和斗爭”,王德芬的父母終于妥協,在《民國日報》上刊登了一則“訂婚啟事”:“小女德芬于本年5月30日已與蕭軍君訂婚,因國難時期一切從簡,祈諸親友見諒是幸?!?/p>

生命中的暖,全都給了他

1.精品生活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精品生活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精品生活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精品生活網或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精品生活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